产品展示

武警北京总队十五支队组织官兵走进军事博物馆

发布日期:2018-12-19 浏览次数:
武警北京总队十五支队组织官兵走进军事博物馆

伏击区,淘汰!”“二班准确找到6个点位,闯关成功!”2月中旬,记者在成都军区某师侦察营看到,地图使用训练课目的组织形式由过去的“纸上谈兵”改为“野外闯关”。这一训练方式的转变,是该师总结推广训练成果的一个缩影。

该师领导告诉记者,去年他们结合参加总部、军区组织的重大演训活动指导部队深研精训,探索出30余项训法成果,其中一些还被上级推广。今年初,师党委明确提出,对于去年总结的创新训法既要当成果收获,更要当良种再播,决不能束之高阁。为此,他们组织力量将这些创新成果汇编成册,以“活页大纲”的形式下发部队,用以指导新年度军事训练。

走进该师某团综合训练场,炮兵连正在进行的单兵共同课目让记者眼前一亮,以往分开组织实施的单课目训练,通过独特编成的分队小型战术综合演练,被巧妙地串在了一起,多个训练课目连贯实施,一气呵成。连长潘洪敏感慨地说:“这套组合训练方法是师装甲团去年总结的,经师里规范推广后,大大提高了训练效益。”

“活页大纲”为训练转变提速增效。在该师首长机关一体化指挥平台操作现场,记者目睹了他们依托勇士越野车研发的小型应急机动指挥平台推广运用后带来的变化。以开设基本指挥所为例,所需各型车辆装备比过去减少了一半,保障人员仅需6人,开设时间也比过去大幅缩短。

陆军北京军犬繁育训练基地是集军犬教学、科研为一体的综合性基地,这个基地紧贴部队实战化需求,着力打造有勇有力的“无言战友”,在助力边防、安检等用犬部队提升战斗力方面做出了特殊贡献。

军犬训练要从“娃娃”抓起,这一认识对于教练队班长侯贵军来说可谓是刻骨铭心。有两件事让小侯记忆犹新。

有一年夏天,基地授受一项协助安检任务,小侯牵着他的“圆梦”军犬来到现场,这里红旗招展,人声鼎沸。当“圆梦”检查到会场音响旁时,音响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圆梦”唰地跳了起来,夹着尾巴一溜烟地跑了老远,安检受到了影响。

还有一件事,也是执行重大赛事场馆安检,当时正值三伏天,几个场馆要不停地转场,来回都要乘车,谁知他带的“蹦蹦”军犬上车不久,伸出红红的舌头,一直流口水。原来,“蹦蹦”晕车了,无法执行任务。

基地领导在思考,小侯也在思考。一翻讨论后,主要原因还是平时训练与实战接得不紧,军犬“怕”声音,是因为从小没有受到多种干扰环境下的训练;军犬“晕车”也是平时乘车训练少造成的,幼犬训练晚、训练环境单一,导致军犬胆子小、适应环境能力差是主因。

两次“尴尬”,让基地领导感到,原来的幼犬“只管养、不管训”的培养模式,已经不能适应越来越频繁的多样化军事任务,幼犬和小孩一样,有些基础性的认知,如果错过时机,长大再训就比较费力。因此,军犬训练必须从“娃娃”抓起,他们成立了幼犬训练队,专门研究幼犬训练,幼犬从第3个月开始,就进行“脱敏”训练,把矿泉水瓶子里面放上小石子,在幼犬吃食时,在其旁边轻摇,让其慢慢适应声响。同时,组织幼犬进行乘车、转场等适应性训练,让军犬从小就在多种复杂环境下执行任务。

如今,训练模式转变后,幼犬到成犬、成犬到能执行任务的军犬,训练周期大为缩短,执行任务能力不断提升。

扑咬训练是军犬训练中最危险的课目之一。2012年6月,一场培养军犬凶猛性、仇视性的军犬表演正在热烈地进行,台上台下掌声不断,当进行到扑咬演示时,随着一声令下,四条军犬像离弦之箭,勇敢地冲上去咬住了助训员的两只护袖和两条护腿,助训员左右摇摆终于招架不住,倒在地上。然而,意外发生了,助训员的2只护袖掉了,参演的2只军犬叼着护袖大摇大摆地“跑”了,扑咬演示被迫中断。

是不会穿着防护衣的。穿防护服训练久了,军犬只扑咬防护服了!”这样脱离实战的训练,培养的出来的军犬战斗力就会打折扣。从那以后,助训员穿防护服训练的越来越少。

“有什么样的助训员就会训出什么样的军犬”,谈起培养军犬的“血性”,基地主任陈长林说,基地不论是军犬训导员还是助训员,每个人身上都有许多被军犬咬下的伤疤,有的身上多达二三十处。

路忠辉,一名助训员。一年四季都在和军犬“斗”,他的左右胳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有时为了培养军犬的胆量和自信心,故意让军犬爬到身上“狂咬”,有时还得装出疼得在地上直打滚,让军犬越咬越凶,即使被咬得再疼,还要忍痛举手示意鼓励它这种“六亲不认”的战斗精神。

盛夏酷暑,路忠辉和战友一样还要全副武装,把重达十几公斤的防护服穿到便装里面,有时训练一次下来,汗出得衣服都可以拧出水来;为了培养军犬的团体意识,助训员们带着军犬追着人咬,让军犬站在高处咬人,有时他不穿防护服,给军犬带上口笼咬直接在自己身上咬,锻炼军犬不加思考就执行主人的指令意识。

正是有了这样一批默默无闻、无私奉献,敢于和军犬“过招”的助训员,才培养出一大批“有血性”的军犬。训练员李红飞的军犬“贝老”在一次通过障碍断桥训练时,,“贝老”应令而跳,它的前腿摔断了。这时,三条腿的“贝老”还在一个劲地往前冲,直到训练员把它拉下训练场,军犬的“战斗精神”令人动容。

2014年10月,会议在北京召开,基地政委宋剑飞带领官兵在给会议场所进行安检时,发现地方公安警犬在执行搜暴任务时,把搜暴作为一项娱乐活动,就像捉迷藏一样,充分调动了警犬的兴奋点,完成任务很出色。而基地官兵在安检时还是利用传统的奖励式、食物诱导式进行搜暴,这样时间一长,少数军犬就出现了不好好“干”的现象。

“差距在理念!”这件事对宋剑飞触动很大:都是从国外引进优良种犬,为什么我们的军犬特长发挥不明显?只引进种犬,没有先进的培养理念是不行的!

把军犬当作一般狗来培养的思想已经不能适应形势的需要!党委思想统一后,他们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办法,在基地掀起一场“思想风暴”。

除聘请专家定期来基地讲课、利用中国犬业协会开展学术交流外,陈长林和宋剑飞分别带领有关人员到浙江某地方优秀犬业训练基地,以普通员工的身份“融入”企业,学习他们先进的培训理念

“思想风暴”直击战斗力“短板”,传统的培训理念被“颠覆”:训练重点上,打破过去重视犬的训练,忽视人的训练。坚持人与犬同训,防止训用脱钩;训练方式上,改革过去传统的机械刺激式训练,变为正面训练为主;训练内容上,由“大而全”向“专而精”方向发展,在军犬共同科目训练结束后,以分方向、分专业,有针对性地开展训练;训练对象上,坚持因犬施训、因材施教。每只犬适合从事什么任务,就往哪个方面培养,让每只军犬的优势和个性得到充分发挥。

助训员路忠辉说,过去讲“训犬无技巧,耐心更重要”,现在讲“训犬有技巧,方法很重要”。他的军犬“大树”胆子较小,他就单独给它开小灶,带它追小鸟、追鸽子,激发它的捕猎能力;给它生肉吃,激发它原始野性,鼓励它“狗仗人势”,经过3个多月训练,“大树”所有的潜力全部被挖掘出来,在比武中还取得不错的名次。

近年来,他们累计出动军犬4000余条次,先后圆满完成奥运会、国庆60周年阅兵、会议及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等重大活动安检任务,没有发生任何问题。